MENU

中国应该矫正科学家地位不如明星的乱象

• June 11, 2017 • Read: 1115 • 热点新闻

科学家的重大发明几乎是造福人类,几十亿生活受益,但是目前科研经费及奖励也就个几百万,还不如明星参加个真人秀,拍个广告赚钱,没那几个明星的电影和节目可以说对生活毫无影响,可是生活中,缺少了某项重要发明真的极为不便的,现在价值观是不是扭曲了,科学家地位远不如演艺明星这是时代的悲哀。

从最近媒体对两个人辞世的报道就看得出来,一个科学大家地位远不如一个刚出道的明星,活着的时候科学家不如演艺明星,死后更是没法比。李小文是在辞世后几天,媒体才发了一条短消息消息,接着有些媒体仅仅是进行了转载,就再没有下文了。送葬的队伍虽然一千多人,但大多是他的学生。

与此不同的是,姚贝娜在即将离世的时候,很多媒体就开始大肆炒作,连篇累牍地挖掘活着时候的各种八卦消息,让年轻的生命消失在一阵阵喧嚣之中。而就在姚贝娜的尸体还在太平间的时候,又传出有一家报纸的记者,伪装成医务人员进入太平间,对尸体拍照。拍照的目的无非就是进一步炒作,来引起更多人关注,增加点击率,带来经济利益。连明星离世都能制造噱头创造经济价值,可见明星效应已经到了何等地步,由此也可以看出,我们的社会已经病人膏肓了。

而这一切现象的存在,都是因为价值观的导向出现了问题。在我们还吃不饱穿不暖的时候,美帝就对我们虎视眈眈。是科学家不懈的努力,是两弹一星的发射上天,让我们成了军事强国,列强们从此不敢再小视我们,我们的国防有了坚实的盾牌。那个时候,人们崇尚科学,迷恋科学。孩子念书的最高目标就是当科学家。也因为那个时候的倡导,带来了今天科技的繁荣。

但这些年,随着市场经济的全面渗透,娱乐圈野蛮生长,就像一朵奇葩,绽放异彩。媒体成天都是明星八卦,追星成了孩子们的全部,偶像的崇拜成了孩子的最高目标。为了见到偶像,孩子们可以不远万里不吃 不喝,放弃学业,放弃前程。这就是一种病态。其中的根本原因是因为科学家和演艺明星的地位和待遇的不同造成的。

一个浮躁的社会,人们追逐的都是表面的光鲜亮丽,于是各种包装炒作,让人们失去了自然和本真,浮躁的气息扩散到每一个角落,使得现代人已经不再关注生活的本源,而是追求虚无的奢侈浮华。讲排场追名牌不遗余力,比房比车比表比包包,攀比之风盛行。而演艺明星则是这个时代的宠儿,他们享受粉丝们的追捧,享受身上的虚幻的光环。进而恶性膨胀,吸毒,嫖娼,乱性,而不知羞耻,这对粉丝们的影响是深刻的。他们忘了作为公众人物应该负起的社会责任。

而那些不能成为明星虚荣心又很强的人,就不择手段,采用各种不同的方式来获取名利。从郭美美的炫富,到凤姐的恶俗,都是各种不同的炫,让自己展现各种不同的酷,来满足自己的虚荣,来达到出名的目的。这些年我们的社会早已远离了风清气正的纯真年代。只有李小文院士,在这浮华的喧嚣之中还保持着真本的自我。

一位院士,科学家,穿著打扮就像三十年前农民一样,小平头,粗布衣服,光脚布鞋,这些是他标志性的符号,虽然像个农民,学问可是大的去了,正所谓“包子有肉不在褶上”,与那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才是中国的脊梁,民族的骄傲。要不是那张照片的广泛传播,根本没有人知道李小文这位可亲可敬的科学家,至于他的科学成果就更没有人关注了。

他仙风道骨一般的神态,执着在科研的领域几十年,唯一的爱好就是喝点酒。他的思想就像那双布鞋一样与当今的社会十分的不和谐。照世俗人来看,“就是众人皆醒他独醉。”

看看这位笑容可掬的老人,两袖清风,挥手而去,驾鹤西行,潇潇洒洒的一生,即使离开人世,他也是赤条条的来,有赤条条的走。他告诉家人死后一切从简,其实他就是一个简单的人。

而当今的现代人,都很复杂,很世俗,很物质,要的东西很多,活得很累。

姚贝娜出生在艺术世家,从小就受到良好的艺术熏陶,走进娱乐圈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良好的教育与个人的努力让她获得了青歌赛的金奖。后来得了乳腺癌,自强不息,坚持与病魔作斗争,之后又参加了中国好声音的比赛,知名度更高了。如果说李小文是中国科学界的翘楚,那姚贝娜绝对算的上是当红的明星,这一老一少相继离世,除了对姚贝娜的年轻生命陨落感叹之外,更多的让我们看到当今社会价值观的扭曲。

姚贝娜一场演出可能就是李小文几年的工资。而今年获得国家科技最高奖的于敏院士奖金500万,这是一生的努力。而一线电影明星的片酬达到几千万。

那些终生投身科研的科学家,大多都是身居陋室,连钱学森都是住百八十平米的旧房子。而大明星们,差不多都有几处豪宅,出行坐豪车,经纪人保镖随从前呼后拥。媒体成天报道,广告收入达到七八位数,像天上掉馅饼一样容易。这种现象的存在,让成长过程中的孩子难以形成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孩子们都已经变得很现实,觉得搞科研是没有出息的。他们的人生目标不是升官就是发财,而当明星更是名利双收。于是为了出名,什么事情都可以做的出来,根本没有底线。这就是我们当今的社会,价值观严重的扭曲。科学家地位远不如演艺明星,这是时代的悲哀。

今年经济形势极其严峻,但明星的出场费跟经济指数成反比,2016年中国经济开始步入最低潮,而明星片酬也将达到新高。去年孙俪《芈月传》的片酬是每集85万元,据媒体报道,后来鉴于广电总局推出了“限薪令”,迫于行政压力才被缩减为每集50万元。

首先,演员的片酬基本是税后价。合同里写得清清楚楚的,税是投资方代缴。即使是50万每集,在这样一种经济形势之下,仍然让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她们究竟为国为民做了多大贡献?凭什么逢场作个戏就可以随随便便就赚到别人一辈子也赚不到的钱?这让处于经济危机、水深火热里的黎民百姓究竟作何感想?

演员,古代叫戏子。是专门供达官贵人娱乐消遣之用,地位低下,处于九流中的“下九流”,有句俗话叫“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说这句话并不是妒忌她们今日的地位,而是说这些人永远都只会逢场作戏,她们真实的“人生不可能如戏”般打动你。

中国曾经确实也有演员这个职业。1988年《西游记》,六小龄童拍戏的酬劳是每集70到80元,扮演观音菩萨的左大玢透露她酬劳是每集57元。她还说:那时候演员都很单纯、很敬业,从不计较酬劳,也不存在耍大牌,就想把戏演好。

《西游记》从1982年一直拍到1988年,整整拍了6年,总花费是600万。而到了2011年张纪中版《西游记》时,已经需要斥资一个亿,而且只需几个月就可以拍完……如今文艺作品已经进入批发状态,不要再指望能像《西游记》那样,能够寄托我们的情怀了。而且明星片酬越来越高,高的离谱。

2011年,姚晨和孙红雷分别创下了40万、60万的电视剧演员单集片酬最高价。2014年,李连杰被问到其片酬高达6000万一事,不屑的称:“太低了,2000年我就拿到1000万美金,按当时汇率相当于8000万。”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了!

同样是演戏的,在怀柔、横店门口还有很多等饭吃的底层群众演员们,他们仍然在为每天管盒饭的50—100元“片酬”而努力着,他们盼望着可以多演几次死人,或者冬天演赤膊大汉夏天演重装兵士,这样拿的钱多一点。

中国目前最缺的就是公平的市场。某实业老板辛辛苦苦办工厂,一年挣的钱还不如他老婆炒一套房子挣的钱多,他凭什么还去踏实做实业?中国的传统制造业就是这么完蛋的。

某工厂辛辛苦苦做研发,产品还没有申请专利,隔壁工厂早就靠山寨做大了,大家凭什么还去做自主品牌?“中国制造”就是这么变成了山寨货的。

我们可以十分悲观地认为:中国的企业家不需要创新也能做大做强,就如同现在的演员不需自我修养也能大红大紫是一样。

电视里的戏子叫明星,网络上的戏子叫网红。网红虽然不拿片酬,但照样日吸百金。两者的运作逻辑如出一辙:她们脉脉温情、甜言蜜语,编织一个个催人泪下的故事,指鹿为马是必修课,提高身价是基本功。学历、文凭、自拍是为了给自己贴标签。如果你认真,那你就输了。

她们的真正目的是引导消费新潮流:草根→美女→潮人→网红→商家。世上哪有真情在,宰你一块算一块,某网红的网店年销售额竟然在可以达到2亿人民币以上,还需要再接再厉。没办法,如今中国是傻子太多,骗子不够用了!

而且“网红”和“明星”也是可以互相转化的,某富二代的女友就不用说了,某明星的新女友也不用说了。

中国就是笑贫不笑娼,不管你是卖身还是卖笑,只要能够换来票子,你就可以光彩照人。所以在互联网时代,越来越多的人想炒作和包装自己,甚至很多小姐把自己包装成明星、网红、模特,原来一晚上500,现在一晚上20000,小姐也需要与时俱进,玩转“互联网+”,这就是新时代的“逼良为娼”。

明星有观众,网红有粉丝。她们逢场作戏,大家花钱找乐,仅此而已。还是葛大爷(葛优)看的明白:戏子,就是让人耍的!让你笑你就得笑,让你得哭你就得哭。而对老百姓来说,这叫“没钱穷烧”。

中国正处于转型时期,互联网变革的洪流又让人们惴惴不安,人们都在寻找精神依托,很多固化的思想糟粕都在等待打破,人们需要填充营养和价值,可这恰恰也是中国崛起的最佳机遇,我们需要能够给国人做正确价值导向的“名人”。而恰恰社会上又非常缺少这种角色的存在,有文化、有担当、有历史责任感的名人太少了,加之官僚的落后意识,以至于整个社会思想秩序一片混乱。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正是因为没有真正的思想舵手,才使很多明星、网红被爬到了时代之巅,因为他们都属于稀缺的“生产要素”,这叫错位填充!负面影响将非常深远。

而传统产业的衰退,又让热钱加速流动到文化、互联网等虚拟产业,即使现在各种选秀节目层出不穷,但娱乐工厂生产和批发“明星”速度还是远远慢于热钱的涌入速度,在这种供求关系之下,必然会产生“明星”的价格泡沫。

而每一位掏钱买票的观众、每一位转发点赞的网友,都在不断地用喝彩声和钱财吹大这个泡沫,都在为这条恶性循环加速助推!

有什么样的品味,就有什么样的作品;有什么样的消费者,就有什么样的企业家;有什么样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国家。这是基本规律。

曾经,农民构成了这个国家的绝对主体。所以春晚要放农民口味的小品相声,CCTV黄金时段播放的是《乡村爱情》。赵本山红了20多年,说明它迎合了中国两代人的需求,他的徒弟小沈阳却只能继续红一阵,说明我们的品味提升了。

后来,乡村青年有了文化和见识,开始到城市里追赶流行。他们打开电视为选秀明星投票,无数人同时守着电视为一个年轻的声音离开或留下而焦虑纠结。如何找出这个国家“最好”的歌手,全国人民已煞费苦心了很多年!

而让有良知的人们痛心疾首的是:在文艺作品日益丰富、中国国际地位日益提升、互联网新媒体如此繁荣的今天,中国人曾经辉煌的主流文化,始终还没有成为主流!

当电视里的节目你我不再能看懂、当互联网的流行语让你我捉摸不透、当引导社会思潮的东西你和我再也无法解读时,人们不得不思考:中国精神在哪里?中国复兴从何谈起?

中国真的需要好作品,但演员的高片酬严重限制了好作品的诞生,因为钱都装到了明星腰包,其它环节都是能省则省。如今整个娱乐产业中,各个环节都在推动演员片酬的泡沫,这有点像地价与房价之间的关系。

至于呼唤中纪委的介入,有人说娱乐圈本来就是自娱自乐,观众和演员,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又没有违法什么国家纪律,管的着吗?

但是中国的文艺市场已经沦为了灰色地带的重灾区,洗钱、逃税、权色交易,以前是坑煤老板去捧,现在是资本市场去捧。由于娱乐行业的自律和监管目前属于放任自流,必须加强监管的机制应该及时跟上!

如果中纪委介入调查,应该刀刀见血,第一刀砍电视台,让他们花自己的钱,而不是花国家和人民的钱!好好心疼下。第二刀砍演员,对那些吸毒、违法的演员进行重罚、删除。第三刀砍向演员背后的保护伞,权色交易必须大力整顿。

2015年中国电影票房过440亿元,预计2016年全年票房会超过600亿元。届时依旧会有一批“烂片”获得高票房。所以面对着高增长,中国电影必须保持清醒:电影质量和票房的矛盾,将成为中国电影市场长期的主要矛盾!

一个健康的中国,需要一个健康的文艺市场,中国的崛起,更离不开科学家。中国政府应该负起责任,尽快马上矫正科学家地位不如明星的乱象。


2017/06/11 ————选自陈中华


Tags: 新闻
Archives QR Code
QR Code for this page
Tipping QR Code
Leave a Comment

已有 3 条评论
  1. 确实应该矫正,特别是明星片酬高的吓人,如果有这些钱投入到科研中也许科技发展会更快。

  2. @(jingya) 既然能成为科学家,所追求的就不是钱,请不要侮辱他们谢谢。

    1. @Javst你失了智吧 @(han)